首页 > 园长交流 > 园长交流 > 幼儿园团体语言学习法分享

幼儿园团体语言学习法分享

来源:  浏览人数:108  更新时间:2014/3/18 3:46:48

  COMMUNITY LANGUAGE LEARNING (CLL; or COUNSELING LEARNING)团体语言学习法

  历史背景与渊源

  CLL 是由一位谘商专家兼大学心理学教授Charles A. Curran 所创立。它有三大基础:

  (1)CLL将谘商中当事者(client)与 谘商人员(counselor)的关系运用在教学过程中学生(learner)与教师(knower)的身上;

  (2)CLL是所谓较〝全人〞式 的教学方法(humanistic techniques),因为他不只将L2传授给学生,还会顾及到学生在学习过程中的感觉与情绪;

  (3)CLL采用〝语码转换〞(code alternation)进行教学---学生先用L1说出所欲学习的标的物,教师将其翻译为L2后,学生再一边将所听到的L2念出来给同学听,一边将它录在录音机中。

  教学观

  在CLL的理论中,语言不只是一套传递讯息的输送系统(Information-transmitting model),而是一套社会过程模式(social-process mode)---说话者〝本身〞和所欲传达的〝讯息〞两者皆会影响和听者间的关系。Curran 表示,语言就是人和人之间响应与互动的关系。这种关系又可分为学生与学生之间、学生与老师之间等两层子关系:学生在学习中彼此会发展出熟悉亲近的关系,而学生和老师之间则从依赖一直进展到相互独立的阶段。这两层人际 / 社会关系皆会影响学习的效果。至于心理语言学方面,Curran 也提出四点会影响语言学习的因素:能使学习能力提升的安全感(security)、能使学生投入在学习过程中的注意力(attention)、会把握机会练习L2的企图心(aggression)以及促成整合分析的鉴别力(determination)。综而言之,CLL的教学观不只包含了认知过程与心理语言学发展的观点,更顾及了学习过程开始前就已经深深影响着学习者的个人情绪层面。

  教材教法

  一、 教学目标

  以培养学生听说读写一般能力为主。

  二、 课程安排

  CLL最常被用来教会话,但它的课程内容并不是以文法为主要的编排方向,而是以学生最有兴趣想要谈论的话题为主,然后老师再视学生之程度,将话题中所会运用到的字汇和句型转化为适合学生学习的教材内容。换言之,CLL并没有固定化的教材,而是要视学生—学生之间、学生—老师之间的互动关系 来决定。

  三、教学活动与学习型态

  CLL的教学活动包括翻译、小组活动、录音、听写分析、纪录上课之感想与观察报告(上课中的点滴、对自己/同学/老师间的互动关系等)和自由交谈等。

  以下试举一实例:

  步骤一 学生们为成员圈作,老师在圈外等候学生询问。

  步骤二 学生A举手,老师走到他身旁。

  学生A:「我想知道英文如何说颜色。我喜欢白色」

  老师:”I like white”

  学生A覆诵,并且录音下来。

  步骤三 学生B举手,老师走到他身旁。

  学生B:「我也喜欢白色。」

  老师:”I like white, too.”

  学生B覆诵,且录音下来。

  步骤四 学生C举手,老师走到他身旁。

  学生C:「我不喜欢白色:我喜欢褐色」。

  老师:”I don’t like white. I like brown’

  学生C覆诵,且录音下来。

  步骤五 重复上述步骤,约路了五分钟的对话。老师将对话抄在黑板上,以此为上课题材。

  四、 教师与学生的角色

  在CLL中,学生彼此间以及和教师兼形成了所谓的〝族群〞(community)关系,因此〝学习〞不再是学生自己一人单打独斗的局面,而是和同学老师相互协力来完成。就学生而言,学习过程就如同一个个人的成长史:(1)婴儿期---完全依赖老师提供语言的素材;(2)自我认同期---开始会用简单的语句来表达自我概念(3)分离 / 存在期---能懂他人所讲的L2,但对老师过于主动的协助会产生反感;(4)青春期---以能独立使用L2来沟通,但对L2的知识仍必须继续加强;(5)独立期—已能使用地道流利的L2,并能协助其它程度较差的同学。至于教师的角色,则很显然地就是一个谘商者的定位—用协助而不偏颇的态度,从容不迫地使学生能清楚了解自己的需求为何;此外,帮助学生解决学习时个人情绪的困扰、为学生创造一个安全无压力的学习环境等也都是教师的职责。

  结论与反思

  CLL以重视学生需求与感受的教育方式风靡一时,不过也有些人对下列几点提出质疑:(1)教学内容完全以学生的兴趣为主似乎有所偏颇,而且也加重了教师备课的压力;(2)学习语言和谘商之间是否有一定的关连性;(3)没有固定的教学进度表会造成教学目标的混淆和教学评鉴的困扰等。

  其实,不论CLL的评价如何,Curran重视学生学习过程中的兴趣与感受可见一斑。这点应该可以深深触动每一位语言教师(甚至是不同领域的教师)的心。是的,当教学进度中排满考试与作业时,教师似乎永远只能在传道、授业、解或三项中达成〝协助学生解决知识上的困难〞这一项。不过,若真的要让学生在学习上有实质的成长,教师们真的必须再多花一些苦心与苦思来了解学生在学习过程中酸甜苦辣的心声。

  举例来说, 〝用L1或L2写学习日志 / 周志 (journal)〞就是一个很好的方式,因为当学生愿意将学习语言的真实感受反映出来后,身为教师者必然可以用同理心来获取学生的认同,进而带领他们一起来认清问题、解决问题。当然,要花这片苦心的前提,是台湾教育当局愿意广开英语教学之门,让符合资格、随时随地会自我充实、有教学热诚和教学〝EQ〞(这点非常重要,也是政府当初创立师范生公费制度时没有考虑进去的)的教师可以进入校园,以使语言教学小班化。这样,才有达到教与学之质量一起成长的机会。

优秀园长

  • 张璐
    张璐
    张璐张璐,东北师范大学附
  • 郭燕荣
    郭燕荣
    郭燕荣园长内蒙古民族幼儿
  • 徐萍
    徐萍
    徐萍幼儿园高级教师,全国
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地址:国务院国资委商业机关事务管理局3号楼(北京市复兴门内大街45号)
电话:010-56290821 传真:010-66095472
京ICP备11043553号-5